三命通會卷五論傷官

傷官者,我生彼之謂,乃甲見丁、乙見丙之類,甲用辛爲官,丁火乘旺,盜我之氣,剋制辛金,使不輔甲爲貴,故名傷官。傷官格務要傷盡,方作貴看,元有官星,傷之則重。

經云:“傷官見官,禍患百端”是也。傷官雖凶,乃我所生,自家之物,傷盡則能生財,財旺則能生官,造化展轉有情。如月令在傷官,四柱作合結局,皆在傷位,無沖無破,不見一點官星,謂之傷盡。

又有月支傷官,時上傷官,四柱無官星,亦謂傷盡。更身旺、財旺或印旺,名標金榜,一品貴人。此格主多材藝,傲物氣高,心險無忌憚,多謀少遂,弄巧成拙,常以天下之人不如己,而人亦憚之惡之。

傷官無財主貧窮,蓋生財氣者即食神傷官,盜財氣者即七煞官星,所以傷官要見財,不要見官。假如甲生午月,木不南奔,身勢太柔,豈可再逢金制?金能盜土之氣,所以不要見官。既無官星,而柱卻無一點財可恃,雖聰明機巧,不過虛名虛利。經云“傷官無財可倚,雖巧必貧”是也。

傷官格用財,亦有用印者。《天玄賦》云:傷官用印宜去財,用財宜去印,倘使財印兩全,將何發福?身旺者用財,身弱者用印,用印者須去財方能發福,用財者不論印亦主亨通,傷官用印,不忌官煞,去財方發,元犯傷官,須要見財則發。傷官最喜行財運,印綬身旺次之,不喜行官鄉,四柱傷官多而見官者,不宜復行傷運,一位無妨。

又曰:傷官格務要傷盡,若柱見傷官,而官星隱顯,傷之不盡,歲運再見官星,官來乘旺,再見刑衝破害,刃煞剋身,身弱財旺,必主徒流死亡,五行有救,亦殘疾。若四柱無官而遇傷煞重者,運入官鄉,歲君又遇,若不目疾,必主災破。

經云:五行傷官,惟火人土傷官,土人金傷官忌見官星,若金人水,水人木,木人火,不忌。蓋火以水爲官,以土爲傷,水畏土剋,土得水無益;土以木爲官,以金爲傷,木畏金剋,金得木無益,所以火土傷官格忌見官星。金以水爲傷,以火爲官,水雖剋火,若金寒水冷,不得火溫,難以濟物,況水得火成既濟之功;水以木爲傷,以土爲官,木雖剋土,若水泛木浮,不得土止,難以存活,況木得土成栽培之力;木以火爲傷,以金爲官,火雖剋金,若木繁火息,不得金削脫,難以通明,況金得火成器物之象,所以金水木傷官格不忌官星。

故經云:“傷官火土宜傷盡,金水傷官要見官,木火見官官要旺,土金官去反成官,惟有水木傷官格,財官兩見始爲歡”是也。

又曰:傷官傷盡,亦有不作福者,傷官見官,亦有不作禍者。如一命丁未、丁未、丙午、丙午,丙日坐午,日主自旺,有二午、二丁、二未,財官俱傷,雖傷官傷盡,奈四柱火氣太旺,竊氣又重,運行東南火旺之鄉,無一點財氣,身空旺無倚,至貧之人,切不可見傷官傷盡身旺,便作好命看。

又如甲日生人,柱有辛爲官,又有丁傷官,若生秋月官旺,雖逢丁火或居亥、子之上,或見午伏壬、癸之下,則丁不能傷官,終爲有官爵之命,歲運遇煞官印綬,俱吉,忌身衰敗運,切不可見傷官格有官星,便不作好命看。

又曰:人命原有些小傷官,不能損貴氣,或運入官鄉,官自旺強健,或入印運制伏傷煞,或有財生助,或從化入於別格,不失爲好命,怕再行傷地,病而不起者有之,否則文書口舌,官事破敗,殃禍踵至。柱元有財,又行財運,亦可成就功名利祿,一行官煞地,或財衰敗死絕地,即失財祿,非官訟則喪服重並。

又曰:四柱傷官,惟年干傷官最重,謂之福基受傷,終身不可除去,若月支更有,甚於傷身七煞。如甲日人,以辛爲官,見丁卯年,生寅午戌月,是傷官重犯,又有卯爲劫刃,名背祿逐馬,主爲人退悔,反傷祖蔭,運行官鄉,流年再見,或煞旺身弱運,必禍。

若月令真正傷官,又見官星,如甲日生午月,見辛未時,午中丁火傷辛;乙日生巳月,見庚或甲申時,巳中丙火傷庚;丙日午月,見戊子、癸巳時,午中己土傷癸之例。大要日主健旺,再臨傷官運,可發名利,日主微弱,運曆財官鄉,禍不可言。又曰:傷官,如甲日見丁,喜壬合癸破;乙見丙,喜辛合壬破;丙見己,喜甲合乙破;丁見戊,喜癸合甲破;戊見辛,喜丙合丁破;己見庚,喜乙合丙破;庚見癸,喜戊合己破;癸見甲,喜己合庚破。

《萬祺》云:傷官元辰無官星,又行傷官運,此爲竊氣太過,即一木疊逢火位,名爲散氣之文,非貧則夭,喜身旺及官鄉,傷官見官,再剝再滯,運入官鄉局中,反吉,即傷官傷盡卻喜見官星。傷官若帶財見印,禍不輕。傷官若帶印,官煞不

爲刑,傷官多者宜行印,即食多用印。傷官少者又行印鄉,即梟神奪食。傷官若帶印,不宜逢財,傷官若帶官,不宜行制伏,傷官用財,不宜行此劫,傷官用印,不忌見官煞,傷官若見官星重疊,莫作官星論。傷官用官,在年月必要剝官,運在日時,不宜被傷,一見被傷,禍不可言,不可臨墓,住壽難延。

《千裏馬》云:傷官見官,妙入印財之地。又云:傷官逢財而有子。

《相心賦》云:傷官傷盡,多藝多能,使心機而傲物氣高,多譎詐而侮人志大,顴高骨峻,眼大眉粗。

《景鑒》云:傷官無財而帶刃,行奸弄巧。

《通明賦》云:重見傷官,身必辛勤勞苦。

又云:傷官多而身旺無依,定爲僧道藝術爲士。

秘訣云:傷官太重,子必有虧。

又云:年帶傷官,父母不全,月帶傷官,兄弟不完,時整傷官,子息凶頑,日帶傷官,妻妾不賢。

又云:傷官不盡,須防不測之災,傷官逢財,乃享優遊之福,七煞同來,疾損須憂,身旺無依,孤剋難免,傷官遇劫,聚財如柳絮隨風,傷官無印,求利似荷錢擎雨。

古歌云:傷官原是産業神,傷盡真爲大貴人,若是傷官傷不盡,官來乘旺禍非輕。

又:月令逢官在傷鄉,傷輕減力尚無妨,若見刑沖並破害,定知爲官不久長。

又:傷官傷盡復生財,財旺生官互換來,四柱若無官顯露,便言富貴莫疑猜。

又:傷官遇者本非宜,財有官無是福基,時日月傷官格局,運行財旺貴無疑。

又:傷官傷盡始爲奇,又恐傷多反不宜,此格局中千變化,詳推須要用心機。

又:傷官無官最忌剝,運入官鄉反見奇,歲運命中逢印綬,誠爲富貴定無疑。

又:傷官不忌比肩逢,七煞偏官理亦同,若是無官當忌比,如逢身旺卻嫌重。

又:傷官不盡又逢官,斬絞徒流禍百端,月犯父子無全美,日犯自己主傷殘;時傷子息多狼狽,須知富貴不周全,若是傷官居太歲,必招橫禍逢斯年。

合諸說觀之,傷官喜忌盡矣。

 

滴天髓:傷官見官果難辨,可見不可見。

原注:身弱而傷官旺者,見印而可見官:身旺而傷官旺者,見財而不見官,傷官旺,財神輕,有比劫而可見官:日主旺,傷官輕,無印綬而可見官。傷官旺而無財,一遇官而有禍;傷官旺而身弱,一見官而有禍;傷官弱而財輕,一見官而有禍;傷官弱而見印,,一見官而有禍,大率傷官有財,皆可見官,傷官無財,皆不可見官。又要看身強身弱,何財官,印綬、比肩不同方可,不必分金、木、火、土也。又曰傷官用印,無財不宜見財,傷官用財,無印不宜見印,須詳辨之。

任氏:傷官者,竊命主之元神,既非善良,傷日幹之貴氣,更肆縱橫。然善惡無常,但須駕馭,而英華髮外,多主聰明。若見官之可否,須就原局權衡,其間作用,種種不同,不可執一而論也。有傷官用印,傷官用財,傷官用劫,傷官用傷,傷官用官。若傷官用財者,日主旺,傷官亦旺,宜用財;有比劫而可見官,無比劫有印綬,不可見官,日主弱,傷官旺,宜用印,可見官而不可見財;日主弱,傷官旺,無印綬,宜用比劫,喜見劫印,忌見財官,日主旺,無財官,宜用傷官,喜見財傷,忌見官印,日主旺,比劫多,財星衰,傷官輕,宜用官,喜見財官,忌見傷印。所謂“傷官見官,為禍百端”者,皆日主衰弱,用比劫幫身,見官則比劫受克,所以有禍。若局中有印,見官不但無禍,而且有福也。傷官用印,局內無財,運行印旺身旺之鄉,未有不顯貴者也。運行財旺傷旺之鄉,未有不貧賤者也。傷官用財,財星得氣,運逢財旺傷旺之鄉,未有不富厚者也;運逢印旺劫旺之地,未有不貧乏者也。傷官用劫,運逢印旺必貴;傷官用官,運逢財旺必富;傷官用傷,運遇財鄉,富而且貴,與用印用財者,不過官有高卑,財分厚薄耳。宜細推之。

 

淵海子平卷二論傷官

傷官者,其驗如神。傷官務要傷盡,傷之不盡,官來乘旺,其禍不可勝言。傷官見官,爲禍百端。倘月令在傷官之位,及四柱配合作事,皆在傷官之處,又行身旺鄉,真貴人也。傷官主人多才藝,傲物氣高,常以天下之人不如己。而貴人亦憚之,衆人亦惡之。運一逢官,禍不可言。或有吉神可解,必生惡疾以殘其軀,不然遭官事。如運行剝官,財神不旺,皆是安享之人。仔細推詳,萬無一失。

又云:傷官者,我生彼之謂也。以陽見陰,陰見陽,亦名盜氣。傷官若傷盡,不留一點。身弱忌官星,不怕七殺。如甲用辛官,如丁火旺,能生土財,最忌見官星,亦要傷旺。若傷官不盡,四柱有官星露,歲運若見官星,其禍不可勝言。若傷官傷盡,四柱不留一點,又行旺運及印綬運,卻爲貴也。

如四柱中雖傷盡官星,身雖旺,若無一點財氣,只爲貧薄。如遇傷官者,須見其財爲妙,是財能生官也。

如用傷官格者,支干歲運都要不見官星,如見官星,謂之傷官見官,爲禍百端。用傷官格局,見財方可用。

傷官七殺,甚如傷身七殺,其驗如神。年帶傷官,父母不全;月帶傷官,兄弟不完;時帶傷官,子息爲頑;日帶傷官,妻妾不完。其餘傷官,務要傷盡則吉,見財方可。輕者遠竄之災,重則刑夭之難。傷官有戰,其命難存。若月令在傷官之位,及四柱相合皆在傷官之處,如行身旺,即貴人也。傷官之人,多負才傲物,常以他人不知己,君子惡之,小人畏之。逢官運無財救,必主大災,不然主暗昧惡疾,以殘其身,或運遭官刑矣。如四柱雖傷盡官星,身若逢財運發福,是爲傷官見財。仔細推詳,萬無一失。

又云:四柱有官而被禍重,四柱無官而被禍則淺。大凡四柱見官者,或見傷官而取其財,財行得地則發,行敗財之地必死。如運支內無財,運干虛露亦可也。如乙亥、己丑、丁亥、庚戌,丁以壬爲官,丑戌本爲傷官,只是丑爲金庫,又時上有庚字作財,此人行申酉限如意,入金脫氣遂死矣,大抵傷了官星,行官運則災,太歲亦然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空然先生 的頭像
空然先生

歹命人自救會:自己的命運自己救

空然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